赵鹏喝茶熏香生活很诗意 爆料儿时梦想是当便衣
http://www.sports.cn/ 2009-06-25 08:49:00 大河报

  赵鹏跟记者谈话时,总是能随意吹起额前蓬松的短发,这一招记者在很多动感十足的国外音乐作品中见识过,26岁的足球小子赵鹏竟将这一招学得炉火纯青。

  喝茶熏香生活很诗意

  走进赵鹏的房间,记者着实有些惊叹,这里完全不像一个男足队员的房间——正中央的桌子上,一根细细的香插在精致的熏香炉里,袅袅的神秘香气在清凉的屋里弥漫开,香炉的旁边,是一壶主人用心沏的茶,散发出股股诱人的茶香,好一幅舒适禅意的画面。“这是宜兴红茶,陆峰送我的。”说话间,赵鹏小心翼翼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几只精致的青色小茶碗,细细用热水烫了,“这是龙泉青瓷,我特意买的,很贵的啊。”赵鹏调皮地笑了,而后给记者斟茶,“尝尝我泡的茶,怎么样。”看着记者喝下去,赵鹏自己也喝了一口,话匣子就打开了,“用牛奶加红茶,就是奶茶,喜欢甜的话,还可以加糖。也可以用普洱茶加牛奶,是另外一种风味。其实咱们今天不应该喝红茶,夏天容易上火,夏天要喝绿茶,但红茶比较香,又是陆峰送的,咱们就尝尝。”

  这个画面仅仅是记者刚刚进到赵鹏房间后几分钟内的故事,一说到茶,赵鹏就开始滔滔不绝:“我们每年去昆明冬训,我都会买好多普洱,回来后慢慢泡着喝。我其实喜欢喝生普(是指自然醇化的普洱茶,又称传统普洱茶),刮油,减肥,不过我已经很瘦了,不需要刮了,哈哈”。而在饮茶时熏香,是赵鹏生活里的另一种情趣,他饶有兴致地告诉记者,他熏的那根香叫“水涡沉香”,“很长的一根。”赵鹏用两只手比画了一下“很长”的标准,“它在燃烧的时候,香灰是不会落下来的,直到快燃尽,香灰才会弯下来,在最后一点打一个结,还是心形的结。”说到最后,赵鹏做了一个心的手势,眉眼之处尽是开心。

  儿时梦想当便衣

  喝茶,熏香,看着挺浪漫,其实赵鹏的理想可不是这些,他儿时的理想,甚至也不是当球员。“我理想中的这个职业很神秘,还都有好身手,看着特过瘾。”这时赵鹏的神情便有了些神秘,“我就想当一名警察,还要是便衣的。”

  跟记者说出这句话时,赵鹏的眼睛闪着灵动的光,他告诉记者,对于每一个小男孩,在懵懂无知的时节,当警察抓小偷,似乎是他们能想到的第一职业,可是赵鹏认为抓小偷的警察太普通,没有技术含量,要当一名便衣警察,才有挑战性。“就是因为这个理想,我小时候练跑步就特别努力,跑得特别快,就想抓坏人。”上小学的赵鹏,凡是跑步比赛一定要前两名,“第三名都不行!”现在他距离便衣警察这个职业已经越来越远,也只能在梦里过一回瘾了,不过,跑得快这一特长,他还是老老实实地保持了下来,甚至因为这一特点被招入新国家队,“我觉得我的优势就是速度快,弹跳好。”看到自己今天的成就,赵鹏不得不感谢当年自己的那一个小小理想,那才是他这一生中最原始的动力。

  没有不会唱的歌

  假如你喜欢赵鹏,并且有机会把他约出来,一定要带他去唱歌,说他是情歌王子一点都不为过。“你说是谁的歌吧,谁的我都会唱,周杰伦?王力宏?陶 ?尽管挑,没有我不会唱的。”只可惜采访时是在赵鹏的房间,假如在KTV,相信赵鹏一定会拿起话筒当“麦霸”,而这一点也为赵鹏的许多朋友承认。在赵鹏的电脑上看到了很多他收藏的歌曲,中国的,外国的,英文的,韩文的,经典的,流行的……应有尽有。“没事时我就听歌,听了就学着唱,我唱歌的本事还行吧。”问到他最喜欢听哪个歌手的歌,他低着脑袋努力想了半天说,“只要好听,谁的我都喜欢。”最喜欢唱谁的歌?赵鹏立刻昂起脑袋,想都不想,回答说:“王力宏和郑中基!”唱他们的哪首歌最拿手?赵鹏更加毫不思索,脱口而出:“王力宏,《爱的就是你》!”王力宏的这首代表作将纯洁的爱情表达到了极致,在赵鹏这个向往爱情的年龄,想不喜欢这首歌都难。

  “谁想嫁给我?”

  “谁想嫁给我?”被问及年轻男女憧憬的爱情,赵鹏狡黠地反问了记者一句。

  “他怎么可能没有女孩子追?好多女孩子都喜欢他呢!”赵鹏的一个队友悄悄告诉记者。

  有一次,赵鹏和几个朋友在郑州花园路花园商厦附近吃饭,几个女球迷直勾勾看赵鹏半天,过来问:“你是不是赵鹏?”赵鹏迷茫地点头,女球迷们便端来了酒杯。这种场面赵鹏经常遇到,“我帅吗?”他一脸坏笑地问。赵鹏还告诉了记者一件趣事,“2003年的一场比赛,我不小心摔断了鼻梁骨,然后就去做了整容手术,你看我现在的鼻梁,又高又挺,都是整容整的!”谈到未来的生活,赵鹏说,以前谈过一个女朋友,但后来分手了(原因保密),现在是爱情空白期,“我就想找一个温柔的,有生活情调的,愿意跟我一起喝茶的女孩”。最后,赵鹏还透露,自己不会做饭,能找到一个会做饭的贤惠女孩更好。

  找到了另一半,来自安徽蚌埠的赵鹏会不会带着娘子衣锦还乡?“我很可能要在郑州买房子了,我在这里感觉很亲,只要能在这里找到一个喜欢的女孩,愿意嫁给我,我就死心塌地留在郑州了!”

(责任编辑: 徐唯实 )
我要评论 条评论,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