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油中国—唱响华人世界
国足边缘人:肇俊哲从容少动力 病态大羽不让位
http://www.sports.cn/ 2008-02-05 11:44:00 《体育画报》

  对战死者来说,人生固然可惜。对连战死机会都无的人来说,就不止是可惜了。曲波、李金羽、肇俊哲正在抵抗朱挺、周海滨的冲击。

  李金羽,1977年出生,曾有轻微购物狂倾向,如今爱喝茶和足底保健,为国效力11年。肇俊哲,1979年出生,满族,本姓爱新觉罗,“启”字辈,其祖先包朗阿为努尔哈赤祖父觉昌安的五弟。为国效力10年。曲波,1981年出生,以风的速度成名,又以风的速度消失,2004年初被传吸毒,后经证实得了甲亢。为国效力7年。

  握手, 拥抱, 曲波花了十分钟时间走完“ 程序”,然后穿过阴冷的通道,走回更衣室。其实,他有理由继续停留在欢庆的气氛中。1月27日,中山兴中体育场,中国队在20强赛前最后一场热身赛中,2比1战胜叙利亚。对中国队而言,这是个好兆头。曲波率先打破僵局,被杜伊钦定为本场MVP。但曲波还是决定寻找一处安静所在。他在更衣室坐下整理行李。直到此时,他的脑子才有所空闲,他开始意识到,这个进球确实有不同寻常的意义。

  “就像突然间甩掉一个大包袱”。

  队友陆续进入。依然处在亢奋中的朱挺周海滨,相互间聊着什么。被称为国奥精英的他们,是这场久违胜利的制造者。不远处,是李金羽和肇俊哲。下半场,他们被朱挺周海滨分别替换下场,有足够的时间抹干汗水。简单收拾停当,老将们起身离开。吃过晚饭,李金羽一头扎进理疗室,肇俊哲则留在房中休息。对于相熟的记者朋友,他俩都婉拒了采访要求。

  “老队员踢得越来越没自信了,”一名老国脚说,“在场上好像怕承担责任。”

  刘涛恐怕不会同意这一说法。作为肇俊哲的妻子,她清楚地记得,2001年,在国家队一期名单公布的当晚,落选的小肇约了同病相怜的大羽一起喝酒,喝多以后,在夜晚空旷的马路上,两人抱头痛哭。对于国家荣誉如此看重的他们,怎会“不敢承担责任”?

  然而,事实却是,一场场的比赛,就像一块块大石,压在他们身上。无论是暂时甩掉包袱的曲波,还是继续失落的李金羽肇俊哲,都成了更有活力的国奥帮的参照。他们这是怎么了?他们还会安静下去、直至沦为边缘人吗?

  “孩子状态确实不太好.没像以前那样有激情.缺少动力,”肇新生说得很坦率。这位沈阳铁西区的普通工人,是个铁杆球迷。肇俊哲每次踢完比赛,都会跟老人家聊聊比赛心得。老肇有时也会直截了当地提出批评,小肇也会听。“我爸跟一般人不一样,他对足球的见识相当专业。”肇俊哲说。

  说起父子俩的足球史,还有一段辛酸往事。肇俊哲刚踢球时,每年需要一笔费用,这对收入微薄的肇家来说,是件头疼的事。没办法,为了支持儿子踢球,老肇只能辛苦自己。当然,比肇俊哲大两岁的姐姐也成了受害者。周末,老肇把在体校踢球的儿子接回家,妻子已经给儿子炖好了鸡。但这鸡只能小肇一个人吃。姐姐的碗里,是鸡头和鸡爪,爸妈的碗里就只有白菜土豆了。小肇吃不完的鸡肉,夏天,就放在碗里冰在凉水中,下顿再吃。小肇有时会给姐姐夹肉,姐姐都又夹了回来。“姐,你怎么不吃呀?好吃!”“姐不想吃,,看了肉就恶心……”

  就这样,在两代人的期待中,肇俊哲迅速成长。1998年,年仅19岁的肇俊哲入选霍顿为主帅的亚运足球队,开始国字号生涯。2002年,在米卢的直接提携下,没有参加十强赛的肇俊哲,踢上了许多球员梦想中的世界杯。一切,顺利得超乎想像。

  有人坐不住了。2005年10月,肇俊哲和空姐刘涛结婚。婚宴时,老教练张引当头一棒:"小肇,你姓什么?"一句话,镇住了全场。作为把肇俊哲一手带大的教练,张引很了解小肇:“这孩子不能表扬,越批评越长进.适合在压力下生存.当时辽宁队里还有个队友叫姚立,刚好相反,越批评越不行。”

  这样的重锤,老肇也没少用。敲敲打打中,肇俊哲始终走得很稳,直到2007年亚洲杯前,朱广沪的国家队参赛名单中,肇俊哲不见了。这对于自信的小肇来说,无论如何都是个无法接受的事实。“别欺负老实人,把我逼急了,也会咬人的。”私下里,小肇对好友发泄着怨气。随后国家队兵败,朱广沪下课。《体坛周报》在重要版面刊登了某匿名球员的口述实录,言辞激烈地表达了对朱广沪的不满。根据内容描述,肇俊哲最像发言者。当我就此事向肇的好友、《体坛周报》记者马寅求证时,后者反问:“这是谁在害小肇?”马寅了解的小肇,是做不出这样落井下石的事儿的。

  半年后,憋着一口气的肇俊哲重新回到了国家队。然后是主力,国家队队长,肇俊哲又走上了抛物线的波峰。再然后,就是眼下的困境,抛物线的波谷。

  对于足球的认知,他发生了改变。“做好一件事,不是一个人使劲就行,”肇俊哲说,“不是像刘翔那样,一个人就把所有活儿都干了。”所以现在的肇俊哲,看问题也比较从容,他把踢球当做一件事,把它认真做好就行了。然而,从老肇的“缺少动力”,到小肇的“从容踢球”,我们似乎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我叫他肇哥,他是爱新觉罗,阿哥,所以叫他。小时候我们都不带他玩,太小了。肇哥特别有思想,重感情。”出于采访目的,我决定阻止李金羽继续夸赞好友肇俊哲,于是,话题回到1月27日在比赛中的那次裁判风波。说是风波,有点过,其实是李金羽对当值裁判的判罚有不同意见,表达出来而已。

  “场内球场外,我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球场内,会被球场的气氛所调动,有时特别不好控制自己,是一种工作状态,会有一种工作时的病态,跟别人争,跟别人抢,甚至对骂。

  但在球场外,我会在很僻静的角落,喝点小酒,聊聊天,相对比较安静。”李金羽这样解释自己的行为,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我在球场上的病态,不是一种发泄。比如齐达内的‘头顶门’事件,我觉得他做得挺正常的。他平时很能忍,我没觉得他需要用理智控制一下,他做出来了,就成为经典了,就像一个要死了的人,不需要顾虑太多了。我要是一头撞向马特拉齐,大家会把我骂死,但齐达内不同。地位不同。球踢得越好的人,有时他们处理这种事的能力越差。我每场都会有让自己发怒的事,但每次都能忍住。我也明白最好的回击方式,就是把球放到对方的网里。”

  但在国家队领队蔚少辉看来,这样的行为不能再有下一次。赛后,蔚领队面对众多记者,公开警告了李金羽。有了解蔚少辉的记者分析,这一批评要表达的,除了要李金羽遵守赛场纪律,也有一层意思是指其场上表现的。

  锋线搭档曲波进球,替补上场的朱挺进球,李金羽又一次成了话题人物。但李金羽却也是有苦难言。没有郑智和国奥精英的中场,难以提供足够的炮弹,没有身型优势、技巧型的李金羽还担任突前中锋。有组织能力的周海滨上场后,李金羽却下场了。于是,我们看到了无处发泄的大羽和进球后怒吼着的朱挺。

  “竞争这么激烈,我绝对不会轻易让出位置。”已过而立的李金羽,踢球的冲动还在,目标是实实在在拥有一次属于自己的世界杯。

  只是,他还能吗?

  曲波回来了。不像2003年的那次回归。

  当时,刚从英国试训回来的曲波,下飞机后,呼拉拉围上一大堆记者。曲波只感觉脑子一阵发晕,“这是我吗?他们都是为我而来的?”。曲波没想明白。仓促之下,曲波没对远道而来的记者说几句,就快跑着离开,还留下一个“耍大牌”的名头。可曲波的解释却是:“当时一时适应不了角色转换,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此后,就是长时间的沉寂。直到传出曲波得了甲亢,人们才重新忆起他。其实,在那段低谷中,安静的曲波难得地做了不少事。卖掉了海景别墅,看了很多书,明白了很多道理。

  人生就像股市,熬一熬,琢磨琢磨,就能赶上反弹的点儿。曲波的反弹始于2005年4月24日。中超联赛青岛与四川的比赛中,曲波连进两球。而此时距离他上一个联赛入球只差两天就是两年零一个月。

  于是,“追风少年”开始又一次爬升,一直爬到国家队主力。因为态度认真,福拉多很欣赏曲波,后者也用进球作为回报。上升中的曲波,多想用更多的进球来回报更多人。 本刊记者 胡海云

(责任编辑: 宫瑶 )
我要评论 条评论,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