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足输球恐彻底走向灭亡 铿锵玫瑰死于政绩工程
http://www.sports.cn/ 2010-05-31 07:15:00 华商报

  韦迪说,“在五年内争取让中国女足重返世界一流。”昨日下午,日本队用全场强势压迫和两球完胜证明韦迪只不过是痴人说梦而已。赛前豪言“把日本打哭回家”的徐媛在上半场就被日本队铲伤不得不提前下场。曾经让国人无比骄傲的铿锵玫瑰已经找不到踪影,如此痛彻心扉的败局也宣告着将有更多的地方队砍掉女足项目。对于男足来说,失败可以从头再来;但对于女足来说,当她们在世界足坛的地位沦落到和男同胞一样尴尬时,生存的空间都已变得困难。昨日的这场0∶2值得重视和记忆,因为它很可能让中国女足彻底走向死亡。韦迪辛苦为女足拉来了2000万赞助,然而这2000万似乎来得太晚,因为中国女足已经轰然倒地。

  直播没有了

  昨日下午与日本队争夺世界杯入场券这至关重要的一役,中国女足换上了红色的球衣,红色代表着胜利和喜庆,球队希望全新的面貌能带来好运。可是央视的转播却有点出人意料,之前承诺场场不落全部直播比赛变成了一纸空言,女足争夺世界杯门票的直播变成了女乒争夺世乒赛冠军的比赛。可以说,从这一刻开始,女足变得彻底像男足了,央视怕直播了女足输球,会遭到观众对中国足球的谩骂。

  运气没有了

  第17分钟,日本队获得任意球机会,宫间绫、安藤梢与张艳茹和中国女足后卫纠缠在一起,从慢镜头显示,宫间绫和安藤梢有手球嫌疑,皮球改变方向弹进球门,但裁判判定进球有效,中国队0∶1落后。领先后的日本队依然强攻,第61分钟,张睿后场防守中推倒对手被吹犯规,宫间绫将球开到中国队门前,宫间绫甩开袁帆的防守头球一蹭,已经出击一半的门将张艳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日本队将比分扩大为2∶0。中国队两次在门前混战中失球,昨日的中国队没有小组赛时被对手4次击中门框的好运气了。

  下课声有了

  昨日看台上的观众已经明显少于前几场比赛,开场时韦迪也没有出现在主席台上。而当对手2∶0领先后,中国女足也彻底没有了翻盘的希望,中国队两次在门前混战中的失球带来的是一场溃败。此时,数日来一直高喊着“雄起”的现场球迷们也将失望的情绪宣泄了出来,在主席台边就坐的球迷愤而转身对着中场时前来的韦迪和崔大林高喊“下课”!终场哨响,天空忽然下起了大雨,雨水打在中国女足队员的脸上,冲走了眼泪,却冲不走失落和绝望。

  玫瑰凋零·死因分析

  死于政绩工程

  光荣的信用卡终于透支

  虽然中国女足曾经在世界足坛散发出耀眼的光芒,震惊过世界,感动了国人。但是鉴于女足的影响力远不如男足,这支娘子军的命运也似乎和历任足协掌门人的喜好息息相关。

  王俊生只顾享受着以女足为荣,阎世铎只顾期望着以女足遮羞,谢亚龙只顾幻想着以女足撑门面,直到现在,韦迪在历史上第一次提出了重金悬赏,这个听上去很美的词汇并不会迷晕所有人的头脑。大家都知道足协愿意置男足于不顾,并拉来男足主帅高洪波来为女足献计献策,只是因为女足亚洲杯是其上任以来的第一个国际正式比赛,开门不红恐怕不利于今后的工作。

  看清以上种种真实的写照,归根结底,在中国男足质的飞跃遥遥无期的时候,中国足协历任掌门人都不约而同地将中国女足视为了累积个人政绩的一个赌注,心急火燎地瞎指挥,急功近利地要成绩。没有循序渐进、打实基础的决心,没有尊重规律、狠抓普及的耐心,中国女足在足协的眼中疑似一张可以无限量透支信用卡。如今,债终于还不上了。女足成了政绩工程的牺牲品。

  死于胡乱折腾

  七年间换七帅毫无延续

  从2001年功勋老帅马元安卸任后,到2008年奥运会前夕商瑞华再次出山临危受命,马良行、张海涛、裴恩才、王海鸣、多曼斯基、伊丽莎白,中国女足在短短七年间更换了七位主教练,而其中还包括马良行的二进宫。

  中国女足首次无缘世界杯,有人把矛头指向了商瑞华。可是试问,对于现在的中国女足来说,谁又是最为合适的教练?洋帅固然能带来先进的执教思路和理念,但是她们不了解中国国情;马良行有思想有魄力,但足协当时铁了心认为洋务运动才能救国,张海涛、裴恩才欠缺经验;王海鸣辅佐了一代又一代主帅,积累了大量的经验却被认为是没有魄力。每一位新的主教练都会有一个新的执教思路和他自己的战术思想,多年来中国女足在教练班子的交接过程中没有任何的延续性可言。所以在奥运会前,除了老帅商瑞华愿意不计名利、不顾风险地再帮女足一把,其他人都望而却步。这无疑是频繁换帅背后最大的悲哀。

  商瑞华固然年龄有些大,但却努力地在最大程度上发掘着女足的潜力,培养出一批日后能担当大任的小将。光是这份勇气已足够令人钦佩。

  死于伪职业化

  恶性循环导致体系崩塌

  十几年前,中国女足之所以能迅速崛起,靠的是先人一步,靠的是以举国体制为后盾的专业化道路;近10年来,职业化渐渐推进,但并无立足根基,不过是搭了一个花架子,女足失去财力支持,传统的人才体系又告坍塌,任谁恐怕也回天无力。

  按市场规律来衡量,女足是不适宜搞职业化的。没有市场、没有创收、没有群众基础、主管部门又势单力薄,职业联赛如何搞得好?女足还是应该由各省市体育局、教育等部门去开展,依靠各方面的支持,老老实实地像女足开创初期那样从头来过,重铸辉煌。朝鲜女足也没有什么职业联赛,还不是举国体制扶着她们走进亚洲一流。

  这些年来由于女足成绩不好,导致关注度降低;没有关注度,女足更没有了市场;没有市场,加剧女足的生存困难;生存困难,导致愿意踢球的女孩变少;踢球的人少了,基础便日渐薄弱,成绩怎能不变差。孙雯、刘爱玲那批功臣在退役后国家基本安置了工作,但是如今,李洁、王坤等昔日国家队的绝对主力都不得不在当打之年退役谋取出路。试问,哪个家长愿意自己的姑娘去女足冒险?

  韦迪清醒 女足要想重回世界强队不现实

  老帅商瑞华在发布会上含泪请辞令人动容,在看台上默默观看完比赛的足管中心主任韦迪表示,中国队输球,足协有责任。赛后,韦迪接受了记者的电话采访,“比赛刚完就换帅太过仓促,回去以后再慢慢考虑。”韦迪向记者坦言,这是一个遗憾的结果,但之前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因为这就是目前中国女足的现状。“别人都在进步,中国女足却没有,也没有利用好国内各种可用的资源,队伍的厚度也出现了问题。当然这些不能完全怨队员和教练。”韦迪说当务之急就是要冷静下来思考问题,寻找今后该如何发展这项运动的方法,“队员们都在拼,我很感动。这次的奖金虽然发不到队员手里了,但是以后肯定还要继续提高她们的待遇。”韦迪最后坦言女足要想重回世界强队不现实,女足现在的目标就是要脚踏实地地回到亚洲领先。本组稿件由本报记者 丁潇雅 采写

  商瑞华请辞 世界杯没出线,我难辞其咎

  19年前,商瑞华踌躇满志,率领中国女足在广州首次参加了女足世界杯,率队取得了第五名;19年后,重掌女足帅印的商瑞华成为了悲情人物,在输给日本失去明年世界杯资格后,谈起这19年的中国女足的巨大反差,一脸苦涩的商瑞华昨日眼神迷离:“19年前我率队轻松打亚洲杯,根本没把对手放在眼里,现在我胆战心惊地打比赛,最后还没有赢下门票……”对于这场惨痛的失利,商瑞华表示要负起责任:“这次女足世界杯没有出线,如果说到责任我作为主教练难辞其咎!我在国家队本来就是过渡时期教练,我已经60多岁了,打了奥运会和亚洲杯我已经很满足了,没有完成任务我该下课了!我要对足协、对全国球迷道歉!”

  谈到这支女足未能出线的原因,商瑞华认为不能推到缺少人才:“这支女足实力不是历史上最差的,但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出线。我原本计划重走老女足的技术打法,但没有成型,我们还需要时间。”

  马元安无奈 塔基坏了,踢球的人少了

  当昨日女足第一次丢掉世界杯的门票后,记者联系上了曾率领中国女足夺得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亚军和1999年女足世界杯亚军的中国女足“教父”——马元安。

  在记者的再三要求下,平日已经很少谈及中国女足的马老终于愿意告诉记者他眼中的女足病因。在马老看来,女足体系中塔基的崩溃无疑是造成此种局面最直接的因素,“现在踢球的女孩子少了,选来选去就那么几个队员,大家都有顾虑。独生子女吃不了那个苦,教练去哪儿选苗子?”同时马老也强调中国女足的生存条件差,在国家队队员们有保障,但是在地方队的情况就不一样。“姑娘们大了,20多岁的时候肯定就要考虑出路问题了,没发展前途谁还愿意踢?”虽然愿意给现在的中国女足诊脉,但是马老不愿再讲述当年他和他的弟子们是如何苦练才取得成功的,“时代不一样了,成功的模板也无法复制。”采访结束时,马老表示只要关心的人多了,女足的未来还有希望。

(责任编辑: 幽影 )
我要评论 条评论,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