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奥星空 http://www.sports.cn

美丽的背后是艰辛——记中国冰舞美女黄欣彤

2012-04-10 09:50:31 华奥星空

  本报记者 王向娜

  黄欣彤是美女,毫无疑问。在花样滑冰项目上,冰舞项目的选手很好辨认,用黄欣彤的话说,“报到的时候一眼就能看出来。”形象姣好,身材高挑,是冰舞女伴的必要条件。

  “女孩子都是爱美的,对于冰舞选手来说,更是必修课,冰舞本来就是给人们带来美的一项运动嘛。”黄欣彤说,在冰场上肆意挥洒美丽,黄欣彤从来都没后悔过自己选择的事业。“冰舞很难,尤其亚洲人很难理解,选择这个项目的人不多,支持项目的人也不多,但是我觉得这是我热爱的事业,这么多年一直在坚持。”黄欣彤说,十几岁选择了冰舞,她也为自己开启了一幅美丽的人生画卷。

  世锦赛刷新历史

  去年世锦赛,黄欣彤和郑汛拿到了第19名,这让她很憋屈。“去年世锦赛,我们的动作也正常发挥了,但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我们还是被挤出了前15名。我当时特别气愤,连后面的比赛都没有看。我觉得自己付出了这么多,国际上还是不认可,挺憋屈的。”黄欣彤气鼓鼓地说,国外的裁判对于亚洲人就是这么保守,给你分数的时候特别吝啬。

  今年世锦赛,她和郑汛再度站到了赛场上,这一次,他们的目标很明确,“我们俩希望能进入前15名,这样就可以直接进入正赛了。”按照国际滑联的规定,世锦赛没有进入前15名的选手在第二年的世锦赛上必须首先展开一场资格赛,才能获得参加正赛的资格。

  资格赛第2,短舞第13,总成绩第12名,黄欣彤和郑汛创造了中国冰舞历史上最好名次。而滑完自由舞之后,黄欣彤看上去并不开心,“是担心吧,虽然技术动作完成都还可以,但是今年世锦赛有38对选手比,水平谁也不差,我还是看到分数、名次出来之后才会比较放心。”黄欣彤笑着说。

  第12名的成绩,让黄欣彤和郑汛非常满足,来年的世锦赛,他们不需要再经过资格赛的洗礼了。

  而新的目标也逐渐浮现出来,“下一个目标是前十名,这是任何一个中国冰舞人都梦寐以求的目标,我们也希望自己能够不断创造奇迹,不断突破。虽然从目前看前十名的阵容实在是太强了,但我们尽量努力吧,在自己运动生涯当中,尽可能地让中国的冰舞能再往前一点就更好一点。”黄欣彤说。

  国外编排长见识

  从历史成绩上看,中国的冰舞项目与双人滑、男女单人滑都没法相提并论,但是国家队并没有放弃该项目,黄欣彤/郑汛和于小洋/王晨在近几年都得到了出国训练、编排的机会,黄欣彤说,正是这些机会,让他们受益颇多。

  “亚洲人在表演上本身就不如欧美选手自然,以前我们做出来的动作不是很自然。这几年国家派我们出去训练,接触那种环境,在训练上更西方化了,从生活上也融入其中,表演起来更自然,对情感上的表达,对音乐的诠释也会更自如一点了。”黄欣彤说,由于中国人本身偏于羞涩、内敛、害羞,他们出国训练的时候,教练经常说,你们太羞涩了!“当时教练就会讲,这个音乐就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如何如何,她会一再地教你:女人看见心爱的男人时是什么样子?你要用什么样的眼神去勾引男人?我们国内的教练可能就会教我们技术动作如何如何,不一样的。”黄欣彤说。

  一点点地提高,一场场去世界赛场碰壁,黄欣彤和郑汛在发挥水平的情况下仍未得到裁判认可,教练就告诫他们说,因为你们是亚洲人,你们要比别人好很多,分数才可以打上去!

  此外,由于冰舞项目和其他项目有着最大的不同,那就是每一年的风格都不会重复,变化很大。“比如今年的短舞是拉丁风格,我们就要特别疯、特别奔放。明年要是换成了华尔兹,我们就要表现出很高贵的气质来。”黄欣彤说,作为必修课,她和郑汛从小就练就了国际标准舞的十种舞蹈。而有时候,国际滑联会出台一些他们范围之外的风格,这就只好去国外求教了。“有些舞蹈国内都没有,我记得有一年要跳美国三、四十年代的舞蹈,我们根本找不出来谁会跳,只好去美国上了一堂课。当时觉得学费特别贵,我们就上了一堂课,其余的课怕花钱,就说不上了。”

  在大家眼中,出国训练、编排是很光鲜的事情,但其实个中滋味只有当事人才清楚。黄欣彤回忆说,以前出国的时候,她和于小洋都挤在一张床上睡,就是为了省钱。“我们在美国租的房间除了是个房间,什么都没有。我还记得第一天过去,没有灯、没有桌子,我们就在地上铺上黑色的垃圾袋,趴在地上吃方便面。虽然国家队有经费,但一分钱也不能乱花。”

  从黄欣彤的介绍中,我们看到了一群可爱的运动员。

  坚强的“林妹妹”

  别看比郑汛小一岁,看上去柔柔弱弱,但性格外向开朗的黄欣彤却一直担当着两人的发言人角色,“郑汛不太爱说话,我是被逼的,总得有个人去说吧。”黄欣彤笑着说。慢慢地,她也会“逼”一下郑汛,再遇到采访时,黄欣彤会朝郑汛胳膊上打一下,然后笑眯眯地站在旁边看着他去回答记者的提问。

  长年累月的训练,再加上各种比赛的压力,黄欣彤身体一直不好,从2007年开始,黄欣彤发现自己经常发烧感冒,到了2008年心脏上有了些反应,后来被确诊为甲亢。“这么多年能维持这个运动状态,真是不容易!每个月我都要去医院抽血、复查,一直没断过药,一上强度指标就高,就要吃药调整,有时候会根据身体调整运动量的大小。”她无奈地说。

  即便如此,黄欣彤和郑汛仍未有过退意,她说,他们很喜欢运动员的生活,简单、自律,“在北京训练的时候更紧张,也就能在周日下午出去逛逛街。回到哈尔滨之后时间要宽裕一点,也就是逛逛街吧,没时间去做其他的事情。”黄欣彤说。教练、父母的关爱,再加上运动员的自律,黄欣彤和郑汛将生活安排得很简单,“不能因为玩,让自己伤着,这样不但影响自己,影响舞伴,还会影响队伍的计划。”黄欣彤说。

来源: 中国体育报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

华奥星空版权与免责声明

视频

官方新闻

运动员资料库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