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澳网黑马趣事 与中国美女结缘表弟效力纽卡
http://www.sports.cn/ 2008-01-26 10:32:00 搜狐体育

  墨尔本温暖和煦的骄阳下,一个名字迅速串红。击败纳达尔闯入澳网决赛时,特松加双臂举向天空,享受英雄般的礼遇。不过,在他的脸上,写着只是宠辱不惊的淡定。与徳约科维奇的天王山对决,或许将成为世界网坛格局里程碑式的变局。

  继承家庭体育元素 表弟是纽卡斯尔中场

  万里之遥的法国勒芒,他的家人在举杯相庆。母亲脸上挂着喜悦的泪痕,弟弟兴奋的叫着,“冠军,等着你拿冠军。”当特松加的电话打来后,又传出一片惊呼声。

  22岁的特松加,以非种子选手闯进澳网决赛。他延续了近几个赛季,非种子选手在墨尔本兴风作浪的传统。作为一名黑人,他长相酷似拳王阿里。这缘于他的刚果裔血统。他的父亲名叫迪迪尔,现在是勒芒一所中学的化学教员。上世纪70年代,在法国读大学时,迪迪尔邂逅了他未来的妻子Evelyne,两人很快坠入爱河。1985年,特松加降临到这个世上。他们的家庭充满了运动元素,迪迪尔曾经是一名手球运动员,而特松加17岁的弟弟恩佐成了学校篮球队的明星。小时候,兄弟两个总是把他们假扮成乔丹和皮蓬。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效力于英超纽卡斯尔的中场佐格比亚则是特松加的表弟。

  “从我母亲那里,我继承了她的冷静和热情;而从我父亲那里,我像他一样恪守规则,尊重他人,当然我也得感谢从他那里继承来的运动天赋。”特松加汲取了父母性格的闪光点。

  当然,他更应该感谢的是父亲为他挑选的网球之路。刚刚8岁的时候,一个稚嫩的黑小子就开始整日在当地的网球场上,挥汗如雨。到了13岁,他被送到位于普瓦提埃的网球学校,天赋马上显现出来,1999年,他夺得该年龄组的全国冠军。

  特松加与网球结缘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发球技术尤甚,当然这里面也包含着父亲的功劳。“我经常对教练说,我可以四天不练发球,到了第五天捡起来依然没问题。在我家里有一张令人叫绝的照片。当我去拍照时,摄影师给了我一个球,紧接着我抓起球抛向天空,然后另一支胳膊举过头顶,看起来就像我在发球一样。要知道,我当时的年龄仅仅是一岁。”回忆往事时,特松加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得疝气险些中断职业生涯

  两年前的墨尔本,一个蓄着大胡子的年轻人,闯进了澳网。后来,他让网坛记住了巴格达蒂斯这个名字,和他来自的弹丸之国——塞浦路斯。今天的特松加,正在重复着巴格达蒂斯的足迹。

  两个同龄人,有着惊人的轨迹,只不过特松加比巴格达蒂斯慢了一拍。他们的命运早在2003年就纠缠在一起。那一年的美网,罗迪克男单封王,吸引了所有美国人的焦点,他们仿佛找到了桑普拉斯的接班人。男单少年组的比赛,则是少人问津。两个孤独的少年,在奔跑、流汗,他们渴望能像巨星一样被闪光灯团团包围。

  “杀进成人组大满贯的决赛”,击败巴格达蒂斯夺冠的特松加,放出豪言。而落寞的巴格达蒂斯,没有情绪展开对未来联想。不过,次年转入职业的两人发展却大相径庭,巴格达蒂斯最先走到了大满贯的决赛,而特松加在短暂的爆发后归于沉寂,直到这一次的一鸣惊人。

  刚转入职业时,特松加曾风光过一段,斩获首个未来赛冠军,并且在9月份的中网首轮爆冷击败赛会头号种子莫亚。当时,西班牙人的世界排名是第六位。但,接下来却是两个令人沮丧的赛季。

  “罪魁祸首”是伤病!

  背伤和疝气,险些让特松加提前终止职业生涯。膝盖和肩部多年沉积下来的伤势,令他苦不堪言。而疝气,一度令他绝望。“当我接受治疗时,糟糕透顶。很细微的一个动作,都会有锥心之痛。躺在病榻上,我问医生我还能继续比赛吗?得到的答复令人绝望,‘将无比困难’。”听完医生的话,眼泪无声地在特松加的脸颊上划过。

  远离网球的日子,另外两个法国天才加斯奎特和孟菲尔斯开始崭露头角,直至扬名立万。不过他俩并未忘记老朋友,孟菲尔斯给他发来短信,“早点回来哥们,我们还要一起去开创大场面。”

  特松加不像其父爱跑火车 保持谦虚低调

  这一等就是两年,2005年和2006年,特松加的世界排名都在200位开外。去年,他终于开始了新的攀升,有机会持外卡身份参加澳网。这还要归功于法国和澳大利亚官方的交流。不过,地位的卑微让特松加拘束难安。“在更衣室,我一点都没感受到家的舒适与安逸,几乎每隔30秒,我就要说一遍‘打扰’(当然,他口音足够蹩脚。)。”特松加如此回忆。

  不过,在首轮,他败在了罗迪克的拍下。这无碍法国少年的重新崛起之路。温网杀进第四轮,美国晋级第三轮,年底他的排名攀升到第43位。澳网前的阿德莱德精英赛,特松加击败了休伊特。以世界排名第38名身份,再次沐浴在墨尔本的阳光下,去年的拘谨一扫而光。

  “我觉得将会成就一番事业,我对自己说,‘这是我第一次到这里,没有任何伤病困扰。’这或许是一个标志。”特松加认为良好的心理暗示也占了一部分功劳。

  儿子的巨大成功,让父亲有了吹嘘的资本。接待法国的记者,成为他这几天的主要功课。“我的发球功劳也不小,你可以问问他(特松加)的教练,他见过我发球,我是练手球的,咱的胳膊才叫真正的胳膊。”迪迪尔倒是一点都不客气。

  特松加可不想老爹一样满嘴跑火车,母亲的低调和沉稳都体现了出来。即便有记者拿他的长相开涮,说他酷似拳王阿里时,特松加也未置可否,“这对我来说,是一种荣誉。”当听到有人说他比阿里帅气时,特松加脸上才露出了笑容。

  黑马两度参加中网 去年曾教美女记者打网球

  中网可以看成是特松加的发家之地。2004年,不名一文的他就被中网组委会特邀参赛。当时,头号种子莫亚成为法国小伙爆冷的牺牲品。三年后,特松加再次出现在中网的赛场。

  当时,特松加的世界排名已经爬到第60位。与首次来中网时的无名小卒不同,此番他成为赛会的7号种子。比赛并不幸运,在16强对决中,他输在德国人基弗的拍下。

  不过,他留在中国的并非仅仅是几场比赛,在组委会的安排下,他还曾给跑网球的记者上了一课。一位电视台的美女记者优先与特松加进行了数分钟的对打练习。记者的一板一眼还算有模有样,而特松加一招一式看似漫不经心,不过球总是能舒服得喂到对方面前。

  对打结束后,当该记者向特松加询问技术的缺陷时,后者稍显腼腆,“你已经足够完美了。”他的话刚说完,就引起一阵哄堂笑声。

  随后,多名记者轮番上阵与特松加展开车轮战,半个小时下来,法国“阿里”的头上连汗珠都没有。当记者上前询问对方是否使出20%的功力,特松加想了想,回答:2%。这展现了他幽默的一面,至今令人记忆犹新。(寂寞杀猪刀)

(责任编辑: 林琨毅 )
我要评论 条评论,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