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莎娃生活AB两面 父亲臭名昭著母亲从未观战
http://www.sports.cn/ 2008-01-27 09:47:00 搜狐体育

  雅拉河水面之上,莎拉波娃高举奖杯,笑靥如花。绿色春衫,衬托着她的美艳。她已经没有了刚刚捧杯时的激动,只剩下喜悦。夺冠这条路,荆棘丛生,陷阱密布。球场之内的厮杀,场外的纷纷扰扰,让她始终置于风头浪尖。父母远远万里,仿佛成了磁带的AB面,不过在莎娃心底,两者仍是一体的。

  父亲·臭名昭著却不离不弃

  当7岁的莎拉波娃,远渡重洋,踏上网球之路时。她与母亲聚散离多的日子,注定将伴随她整个网球生涯。围绕在她身边的始终是一张熟悉、呆滞的脸,尤里-沙拉波夫,也就是莎拉波娃的父亲。

  决赛中,坐在看台上的沙拉波夫掩饰了往昔的霸道。那件杀手连帽风衣,也没穿在身上。澳网开赛前,莎拉波娃曾戏谑他是一名“暗杀者”。夺冠之后,莎娃戏言要烧掉父亲的那件杀手风衣,作为夺冠庆祝的一部分。

  她的父亲,总是以小丑的身份出现在媒体中。四分之一决赛,莎娃淘汰海宁之后,沙拉波夫做出的切喉动作,再掀轩然大波。险些遭到WTA的再度处罚,好在此事最终以玩笑收场。

  整个网球届,沙拉波夫的名号也可配得上“臭名昭著”这个词。沙拉波夫的兄弟们几乎从不与他交谈,因为他们知道等来的将是怎样的结果。他的做派也被莎娃的竞争对手和媒体所不耻。在女儿才只有7岁的时候,就撇妻携女离开了西伯利亚,他的这一行为也不为西方媒介所接受。

  如果在莎拉波娃的好友、竞争对手中做一个民意投票,选出谁出最令他/她最讨厌的人,沙拉波夫的结果可想而知。2004年的法网冠军米斯金娜是头号厌恶沙拉波夫,她曾扬言一旦莎拉波娃被选进俄罗斯联合会杯阵容,而沙拉波夫进入支持团的话,她将永不参赛。

  尼兰德,连续多年担任俄罗斯联合会杯的教练,在她的口中,沙拉波夫是一位“令人生厌的父亲”。“我无法想象他(沙拉波夫)会与其他女孩、孩子的父母以及官员们和平共处。”尼兰德对沙拉波夫不抱幻想。

  沙拉波夫的行为举止,让他成为了一个异类。他切喉的动作,没有逃脱摄影机的镜头。他的动作与女儿送给他的“暗杀者”这一绰号相吻合。尽管逃过处罚,却成为“讨厌父亲俱乐部”的一员。

  “墨尔本公园里的跳梁小丑”,澳大利亚当体媒体送给他的称呼。这并非他第一次在澳网惹是生非,去年他因暗地指导莎拉波娃的战术,曾致使女儿受到2550美元的处罚。巧合的是,那一幕恰也发生在四分之一决赛。

  当时,莎拉波娃的对手是同胞查克维塔泽,前者2比0击败了后者。澳大利亚教练罗切(曾是费德勒的兼职教练),打电话给大满贯管理方,向他们提出质疑。“独立执行战术是网球比赛的重要组成部分。”澳洲老头坚持原则。

  电视镜头也显示,沙拉波夫曾做出过挥舞右手的手势。当时,莎拉波娃在发球局处境不妙,0比30落后。同样的情况发生在随后的美网,沙拉波夫在女儿的两场比赛中,频频挥手,举起香蕉和水杯。这也被指与传递战术意图有关。

  当时,排名高居世界第一的莎拉波娃对此予以否认。她称自己并没有看到父亲的手势,“所有的父亲教练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获胜,在过程中,我根本就没看他。”

  去年澳网那一幕之后,接受调查时,查克维塔泽还是给同胞留足情面。“我没有看她有没有向开台张望,我也不关心。”尽管如此,沙拉波夫的名头却变得更响。

  沙拉波夫的劣迹可谓罄竹难书,莎娃与中网还有一段小插曲,也与父亲的指令有关。2005年中网半决赛,莎拉波娃首盘不敌同胞基里连科后,中途宣布因“胸肌发炎”退赛。比赛时,沙拉波夫一直给莎拉波娃做手势,赛后,莎拉波娃也承认是父亲让自己做出了退赛的决定。

  无论父亲是一个怎样的人,莎娃却不会对老爹指手画脚,父女之间的关系没有受到外界的左右。夺冠后,当被问到父亲是否会送花时,莎拉波娃马上送上了肯定的答复,“当然,不过他有时会忘,这就得我来提醒他。”

  母亲·莎娃相信总有一天母亲会现场观战

  每次周游世界参加赛事,总是父亲相伴,球迷们从来没有在看台上看到莎娃母亲的身影,即便是大满贯的决赛。不过,当她结束了赛事后,急切地拿起电话时,你就会知道电话那一端等待的一定是莎娃的母亲。

  击败伊万诺维奇,走向开台边与亲友团致意后,她跑回座位。冠军庆典正在准备中,莎娃脸上写满焦急,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然后又放下。颁奖开始前,她并没有接通母亲的电话。

  不过,随后莎拉波娃还是与母亲通上了话。庆典之后,关于莎娃母亲的话题,成为热点。莎娃透露,母亲不来观看她的赛事,或许不愿经历24小时的飞行。不过,莎娃又重申母亲并不恐飞,只不过仅仅为了观看一场决赛,就经历这样的飞行确实太长了。不过,莎娃并不悲观,她相信在自己的职业生涯,总有机会看到母亲坐在看台上。

  父亲常年随女儿比赛,他与妻子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莎娃透露,如果一个赛季要参加18个锦标的话,大把的时间都是在比赛中度过的。“这对我和我的家庭来说是一种牺牲,却是必须要做出的牺牲。”话语中,莎娃流露出一丝落寞。

  父母的关系并不融洽,不过莎娃对父母和好如初持乐观态度。“如果这样的话,可得感谢上帝了。对我的家庭而言,也是最好的事情。常年在外,有时难免会有思乡之情。”说这些话时,莎拉波娃活跃了许多。

  昨天,恰逢莎娃母亲的生日。夺冠后,莎娃第一时间送上了祝福,并表示要把自己的奖金送到母亲手中由她支配。“和这个数额巨大的支票一起,我还要送她一大束鲜花。去年,在她生日时,我输球了,今年我对她说,我会为她圆梦的,我做到了。”(寂寞杀猪刀)

(责任编辑: 林琨毅 )
我要评论 条评论,查看评论